讲座预告 屏风上的视觉谜语——《重屏会棋图》与图像学研究

发布日期:2019-10-26 17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“读画”是明珠美术馆携手上海书画出版社共同开启“开卷有艺”系列讲座的首个主题单元。在这个单元中,我们将以大家耳熟能详的中国古代经典书画作品为原点,由对作品的艺术欣赏延展至对其创作背后所蕴含的历史、社会、人文、民俗风貌等方向的多元探索。

  王安石应友人邀请参观内府的例行书画整理,在短暂的观看过程中,他浏览了众多名家绝品。但令他印象最为深刻的则是周文矩的《重屏会棋图》,为此他在“观后感”《江邻几邀观三馆书画》一诗中,对此画做出了生动的描述。

  “……不知名姓貌人物,二公对奕旁观俱。黄金错镂为投壶,粉幛复画一病夫。后有女子执巾裾,床前红毯平火炉。床上二姝展氍毹,绕床屏风山有无。堂上列画三重铺,此幅巧甚意思殊。孰真孰假丹青摹,世事若此还可吁。”

  画中四位男子执子“会棋”,在他们的身后放置着一扇绘有休憩图的屏风,而屏风之内又有一扇三折山水屏,因此被称为“重屏会棋”。在我国的历史文化中,屏风是用来挡风或分割视线的用具。在《重屏会棋图》中,画家运用屏风入画,在同一幅画面中构建了厅堂、卧房与自然三重空间。在以线性延展为主的中国古代经典作品中,显得尤为别致。

  2019年10月13日(本周日)下午2点,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陈研将作客明珠美术馆心厅,为大家带来“读画”单元的第二讲“屏风上的视觉谜语——《重屏会棋图》与图像学研究”。

  陈研,江苏南京人,本硕博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人文学院,现任教于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,副教授,主要研究领域为图像学研究与晚明版画史,曾发表《作为艺术的题款时间》等论文。

  故宫博物院研究院余辉先生在《〈重屏会棋图 〉与隐藏的残酷宫斗》中指出,此作的绘制背景本为粉饰南唐的残酷宫斗。南唐中主李璟是个胆怯却有心机的国王主,在位期间内忧政变,外患强敌,不敢有所作为,qianliexian。而其子年幼尚小。为了防止三位实力日益增强的弟弟谋反,李璟多施柔软之策,甚至采取昭告天下“弟继兄位”的政治手段。这便是周文矩绘制《重屏会棋图》的历史背景。

  画中棋盘未见白子,只有黑子。有学者认为黑棋摆出了北斗七星的样子,作为苍穹中的最高星位,七星正对着画中的中主李璟,他手持记谱册,微笑而满意地看着一切,似乎像是在其监督下举行特殊的政治仪式。画面营造出和谐良好的气氛,凸显了宫中的和平之象,这也非常有利于中主李璟维系朝政的统治秩序。

  我们通过一些摹本的题跋,了解到《重屏会棋图》最初有可能被装裱在一扇具有固定木质框架的屏风上,也就是说,这幅画本身也是一面屏风。作为一个宫廷画家,作品上的任何布局设计都有其缘由。

  芝加哥大学教授巫鸿指出,增加了时间成本,香港挂牌脑筋急转。“屏风是一种准建筑形式,占据着一定的三维空间,并对其所处的三维空间进行划分;屏风也是一种绘画媒材,为绘画提供了理想的平面——实际上他是中国古代文献中记载的最古老的绘画形制之一;此外,屏风还可以是一种绘画图像,是中国绘画艺术自发端以来最为人们喜爱的图像之一。由于角色多样,身份模糊,屏风为画家们的艺术修辞手法提供了多重的选择。”

  第一道屏风即《重屏会棋图》整幅画作,也就是巫鸿教授所言的绘画媒材。它的内容可能是李氏兄弟会棋的现实场景,可能含有政治隐喻,也很有可能是周文矩亲眼所见;

  第二道屏风为画中大型插屏,实为一种家具,将空间分割成前景和后景。它的内容可能来源于唐代白居易的诗歌文本《偶眠》,是从文字转化而来的视觉想象;

  第三道屏风为插屏风中的折屏,它的内容是“笼天地于形内,挫万物于笔端”的山水画,表达了画中人物的林泉之心,是中国绘画传统中的精华,将自然奥妙与个人领悟进行结合的最高境界。

  我们可以从再现现实、文本想象到精神理想,这个层层递进的角度去欣赏画家的心意。